产品中心  

Product Center

新闻动态  news information

我司参加2019使役条件材料结构与性能学术研讨会并圆满结束
来源: | 作者:祺跃科技 | 发布时间: 2019-08-29 | 405 次浏览 | 分享到:



       我国的材料科学研究规模全球领先,但为何诸多战略材料仍被“卡脖子”?科技界需要做什么,打算怎么做?8月23—24日,2019使役条件材料结构和性能关系学术研讨会在浙江桐庐召开,包括6位院士在内的160多位学者与会。会议认为,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材料科学研究蓬勃发展,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材料工程层面的研究仍然欠缺落后,急需“补课”。强调战略材料的真实服役状态,以先进的科学研究手段去全链支撑材料工程实际,将是我国破题“卡脖子”问题的关键,也是科学界下一步的努力方向。
       根据工信部2018年公布的对全国30多家大型企业130多种关键基础材料调研结果,32%的关键材料在中国仍为空白,52%依赖进口,绝大多数计算机和服务器通用处理器95%的高端专用芯片,70%以上智能终端处理器以及绝大多数存储芯片依赖进口。在装备制造领域,高档数控机床、运载火箭、大飞机、航空发动机、汽车等关键件精加工生产线上逾95%制造及检测设备依赖进口。中国制造业创新力不强,核心技术短缺的局面尚未根本改变。



      中国的材料似乎什么都做,但是关键的材料,特别是影响国家的安全,影响国民经济的高端材料往往都不行。”会议主席,中科院院士、浙江大学学术委员会主任张泽提出,当前中美贸易战暴露了当然我们在材料领域面临的挑战性问题,“要知其然并知其所以然,怎样使材料用得上,更好提升战略材料在真实使役条件下的性能,是我们此次会议的共同话题。”

“欠账” 材料问题,并不是简单的“工艺不行”


      研讨会上,许多研究都围绕航空发动机中涡轮叶片的主材——镍基单晶高温合金展开,它被誉为航空工业“皇冠上的明珠”。当涡轮叶片高速运转时,叶片要耐受1100摄氏度以上的高温,每平方厘米能负载一辆重型卡车的重量。目前,中国的制造水平与美国还存在2个代次的差距。

      “这样一个小小的叶片,美国的‘热处理’生产环节是怎么做的?他们在50摄氏度附近,循环着升温、降温,反复执行50个小时,目的是让不同的元素在金属内部更加均匀的分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