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  闻  动  态

 NEWS

我国科研设备逐年增多,开放共享才能更好支持创新 高端仪器,还需高效率
来源: | 作者:pro5e251e | 发布时间: 2019-06-17 | 54 次浏览 | 分享到:
《 人民日报 》( 2019年05月14日   12 版)


  核心阅读

  科研设备的规模、质量和利用效率直接关系到国家科技创新实力和竞争力。随着我国科研仪器设备数量的增多,其支持科技创新的作用日益显现,但分散、闲置等问题也随之而来。如何推进开放共享,释放仪器效能,更好地满足科研需要?不妨到科研院所一探究竟。

  科研设备是支撑科技进步和创新的重要物质基础,也是引领前沿科技创新、吸引顶尖人才的重要手段,其规模、质量和利用效率直接关系到国家科技创新实力和竞争力。上世纪末,我国在大型科研仪器领域的投入开始逐步增加,以满足科研工作需求。但随着仪器设备的逐年增多,利用率低下等问题也随之而来。为实现资源充分利用,近年来国家连续出台相关政策,要求加快推进科研设施与仪器的开放共享。

  不久前,科技部网站公布了对中央级高校和科研院所等单位重大科研基础设施和大型科研仪器开放共享评价的考核结果,总体上,科研设施与仪器开放共享的良好氛围逐步形成,利用水平持续提升,支持科技创新的作用日益显现。其中,中国科学院所属科研院所运行机时比较饱满,生物物理研究所平台服务总机时154182小时,对外服务机时24749小时,排名第一,化学研究所等也排名靠前。这些研究院所仪器共享情况良好的原因是什么?仪器设备如何更好地开放共享?记者来到中科院进行了探访。

  瞄准科研问题,避免盲目购置

  2003年,鉴于生命科学研究对大型仪器的高度依赖,时任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所长的饶子和院士决定筹建中国科学院蛋白质科学研究平台,在整合集中原有零散仪器设备资源的基础上进一步扩建,迈出了科研仪器共享的第一步。

  当时,还在国外做访问学者的杨福全博士听到这个消息后非常兴奋,毛遂自荐,希望能发挥自己在色谱分离技术、质谱技术以及蛋白质组学技术领域的特长。饶子和很快给了答复,邀请他回来担任质谱首席技术专家,全权负责质谱技术和蛋白质组学技术平台的筹建工作。按照“先招到合适的人,再购置仪器设备”的理念,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采用首席技术专家负责制,进行调研和规划,避免了盲目购置。

  如今,经过15年的发展,杨福全所负责的蛋白质组学技术实验室已经建成了比较完备的蛋白质组学技术平台,同时还有一支技术精湛的支撑队伍,为国内外一些科研院所提供了大量高水平的蛋白质质谱、蛋白质组学和脂质组学相关的技术支撑服务。

  “这主要得益于平台建设初期就有非常好的理念。”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蛋白质科学研究平台主任韩玉刚说,“当时,饶子和所长准确地抓住了技术人才、仪器设备和科学问题这3个关键要素。我们首先在人才招聘方面下了很大功夫。然后针对科学问题,也就是瞄准技术需求,在购买仪器设备方面,做到有的放矢。平台基本建成以后,又进行了专业技术实验室的建设,让首席技术专家担任实验室主任,牵头引领实验室建设和技术支撑服务,不断提升技术支撑能力。”

  中科院化学研究所也很早就有了科研仪器设备“开放共享”的理念,在建所初期就成立了技术系统部,为全所提供技术支撑服务,在上世纪90年代末就较早提倡全院仪器的共享共用。

  几个研究所先行先试的同时,中科院也开始在全院范围内积极推动科研仪器设备开放共享工作。2008年,中科院“大型仪器设备共享管理平台”搭建起来。目前,纳入上述共享管理平台的仪器设备已达9000余台套,价值超过110亿元,系统用户数达4万余人,年实际处理业务已达到60余万单。

  稳定技术队伍,提升使用效率

  高端仪器设备需要配备优秀的技术人才。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生物成像中心主任孙飞就是被引进的高端技术人才,全权负责平台冷冻电镜方面的筹建。“我们所平台特别注重技术研发,由此来带动技术服务水平的提高。”孙飞说,“平台每年都会组织功能开发研究项目。像我们成像中心,就利用这些技术开发项目提升了电镜的使用效率。比如,原来做一个测试需要两天机时,现在只需要一天。”

  在技术支撑人才的重要性问题上,中科院化学研究所科研条件办公室主任郭晴也深有体会:“人才是仪器高效运转的关键。在化学所,自我培养与人才引进两种方式并行。通用型的仪器平台由经验丰富的具有博士学位的工程师管理,同时还引进高端技术人才,壮大自主仪器研制的能力,提升专业技术服务水平。”

  为了稳定技术队伍,不少研究所在绩效奖励、职称评审、职位晋升等方面做了有益尝试,完善激励机制。

  郭晴说:“我们所在激励稳定技术队伍的同时,对技术人员的职位晋升打通了新通道,设立了项目研究员级别的高级工程师,积极推荐关键技术人才、技术能手等,已有两名技术人员被评为了研究员级别的高级工程师。”

  “专业队伍的稳定非常重要,能让大家静下心来做一些事情。”孙飞说,“我们所专业技术支撑人员有编制,还根据技术支撑工作的特点,设立不同的支撑晋升规则。”

  考核评价机制,应该因地制宜

  尽管成效不错,但不少研究所在仪器共享方面,依然存在一些需要解决和改进的问题。

  “我们所现在存在技术人员和仪器管理人员不够的问题。”郭晴说,“仪器开放共享后,工作量就上来了。比如,我们的核磁共振仪每天24小时开机,全年无休。”

  韩玉刚表示,相对于科研人员,目前,招聘满意的技术支撑人员仍较为困难。“比如,某单位想要招聘1名冷冻电镜高级工程师,发布招聘公告一年内应聘者都寥寥无几。再优秀的科学家离开了技术支撑人员,也很难做出一流的工作;再高端的仪器没有技术人员进行一流的使用和改进,也只能做二流的工作。所以,应该从更大范围内重视技术支撑人员。”

  这次科技部的考核工作显示,仪器闲置浪费的问题仍存在,但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大家又普遍反映高端仪器设备还是不够用。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矛盾?

  有专家认为,一方面,仪器共享确实没有实施到位,但还应考虑到科研仪器之间差别很大,有些仪器本身运转率非常高,有些或许因为所处专业或行业比较细分甚至冷门,可面向的共享对象本来就不多。另一方面,共享率高的院所往往仪器需求量也大,但资金又不足。

  此外,对于大型仪器设备,国家为了避免科研院所重复购置,考核的标准是仪器设备的数量多少,如果一个单位有了多台仪器,就不建议再购置。郭晴认为,还是应该因地制宜,制定更为灵活的评价机制,“不仅要考察设备的数量,应该将设备的使用情况也作为一个考核指标。比如,有的平台需求量大,仪器使用率高,老化的也就快,这种情况下应该允许其购置更多新的仪器。而有的平台仪器使用率没那么高,就可以少购买,这样也可以更有效地避免闲置浪费现象。”